绘零

文笔不好,努力产粮!
请给我多一些评论吖!

〈安金-森林深处·下〉

文笔不好,接受批评
*ooc注意
*安迷修狼人设定,本章高帅预警
*有流血表现

“我想去找我姐姐。” 8

少年的嗓音干净温暖,却偏偏生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悲伤。大概是爱极了,才会这样日复一日的期待,坚持不懈的寻找。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那东西沉沉的打在他心上,发出铜钟般的,厚重的声响。
安迷修最见不得别人难过了,更何况这个对象还是金。于是他轻轻绕过桌子,坐到床上去,一手搂住金,另一只手用力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
安迷修笑起来,最大限度的释放自己的温柔:
“金,我相信你。”
“你一定会找到你姐姐的。”

金本身也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一刻他仍旧不可避免的哽咽了。撩起袖子他擦去眼角那点微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像雨后升起的太阳,照耀大地,驱散阴霾。
“嗯!”

……
趁着气氛正好,安迷修悄悄将手臂收拢了些,抛出下一个问题

“那么,收服……呃,收服怪物对于你找你姐姐有什么联系吗?”

“当然有!”金拽住安迷修的领带,一字一句地解释,生怕他以为自己是个撒谎的小孩子:

“我姐姐她,在三年前上了战场,赢过好几次战役!”
说到这里,金的神情更加迸发出光亮来,隐隐有骄傲和自豪从语气里流露

“……但是,在那之后就失去了消息。”
“所以我想,我要是收服这里最大的怪物,是不是就有了上战场的能力,是不是就可以去找我姐姐!”
金越说越激动,最后连手都抖起来,几乎握不稳他的茶杯。
安迷修朝他安抚地笑笑,终于掏出掩藏已久的秘密:
“所谓的怪物其实是……”

“咔擦。”

安迷修默默咽下还没出口的“我”字,眼光冰冷地扫视了一遍房间,良好的听力使他察觉到一点不对劲儿,这个声音……

不好!

安迷修迅速弓起脊背,像一只虾米一样将金狠狠搂入怀中,所有的肌肉在一瞬间绷紧,如小山般隆起,暗暗蕴藏着惊人的爆发力。
他以背为盾,不容分说地向后高高跃起,如炮弹一般弹射出去,撞开木质的墙壁,砸断窗棂,激起尘土飞扬。
“轰隆——!”
安迷修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冷冷地看着倒塌的房屋,又跳开十余米,这下连灰尘都无法近他半步。
他放下金,面无表情的从背上拔出几根没入肉里的残木与尖刺,森绿色眸子不再温和,草木从里面疯狂地逃离,只余下一点儿坚硬的寒芒将瞳孔竖立,真真正正的像一匹孤狼,张开它的爪牙,盯死它的猎物。
他的气势狠戾的释放出去,与不明的怪物暗中较量,沉重的威压排山倒海的袭来,仿佛抽走了空气,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在一瞬间炸开。

金捂住脖子,觉得自己可能有一点呼吸困难。
但他仍然紧紧抓着安迷修的手,目光未曾动摇半分,他十分清楚他的战线,并且丝毫没有害怕。
他笑起来,仍然是那副灿烂的笑容:
“安哥,咱们并肩作战吧!”
“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绝对是无敌的!”
————

安迷修没有做声,唇角却忍不住勾起,他松开手,将金护到身后,温柔的开口,语气是毋庸置疑的坚定。
“谢谢你,金。但是,这里交给我就好。”
金重新扒住安迷修的手腕,瞪大眼睛
“你不相信我?!”
安迷修嘴角的弧度翘的更大了,目光依然紧紧地看着前方。他没有再次拉开金的手,只是说了两句话,声音温柔的好似情人间的低语
“我当然相信你,所以,请你也相信我。好吗?”
“就当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一个能否成为您忠诚的守护骑士的测验吧。”
“王子殿下。”
…………
金慢慢松开手,转过身去,将背影留给安迷修,也摆出战斗的姿态,他大声喊到:
“……好,那你可得给我赢啊!”
“这些小怪就由我来解决!”
——“遵命!”
安迷修用同样大声的声音回道,竖瞳中草木燃烧,火势燎原

那一瞬间,缓缓逼近的怪物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互相信任,互相交付后背,互相绽放出最自信最漂亮的光芒,气势凛然。

————

“唰啦——啦—”被倒塌的房屋掩盖住的的怪物终于显露身形。

比起金与安迷修来说,这实在是个庞然大物。一身纯黑色的皮毛油光发亮,根根挂着倒刺,血盆大口不合常理的张开,涎水从锋利的牙齿上滴落,在地上烫出一块烙迹,滋滋地冒着白烟。
安迷修皱紧眉头,凌厉的目光锁住怪物的每一个动作,不明显的獠牙探出上唇,指甲迅速变长变尖,末尾泛着淡淡的紫色。他的身体绷紧,像一根拉满弦的弓箭,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同样的,安迷修观察怪物的时候,怪物也在打量着他,双方陷入一种诡异的僵持之中。

安迷修死死盯住怪物的所有移动路线,在脑内高速计算着可能发起进攻的路线。

一滴热汗从他的额角滴落,似乎将空气挤压的更稀薄了些,安迷修没有去擦,任由那些无聊的东西流下,再蒸发。
他十分清楚地,冷静的思考,随着怪物的试探而调整自己的姿势和位置,以保持最好的攻击角度和防御力度。

很显然,兽类的耐心总是不如人类,即使安迷修只算半个人类,那怪物也快忍不住了,它不满于如此轻蔑的战斗,暴躁的气息一丝丝的蔓延出去,青灰色的瞳孔里贪婪闪烁。
安迷修却没有动,他在等,等一个恰好的时机。
怪物伸出舌头,后腿在地面上扒拉几下,肌肉收缩起来。这是弹跳的前势。

安迷修明白,这一刻已然到来!

怪物从喉咙里发出一串不明的低吼,接着朝安迷修迅速俯冲过来!
安迷修踩着地面借力跃起,正好避开怪物的攻击路线,完成一个漂亮的翻身,一拳揍在它骨脊上,将它生生压进地里两寸多。

“嗷——!”

怪物愤怒地嚎叫,竟还能撑着站立起来,安迷修伸手又是一拳想打断它的腿骨,它更加愤怒了,仰天长啸,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频率极高的震波。
“咳!”面对面的安迷修无疑受到了最直观的伤害,他感觉自己的耳朵正在疯狂地嗡鸣,胸腔涨的快要炸开,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喉间涌出。

可他不想认输,特别是在金面前。

他没有收回手,执意揍向怪物脆弱的腿骨,将它狠狠打飞十余米。
这怪物也是皮厚,摇摇脑袋竟然还能爬起来,抖落身上的尘土。但愚蠢的是,它再次扑向了安迷修。
安迷修也不躲,就那么盯着怪物朝他露出锋利的尖牙,事实上他也没力气在躲,刚才那一击近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但他理智还在,他轻轻往旁边一闪,任由怪物落下的獠牙刺进他的肌腱。鲜红的血液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争先恐后地流出,顺着暴起的青筋源源不断地往外冒

他却笑了,仿佛感受不到这股剧痛。

连贯的膝击从他腿上迸发,狠狠撞击怪物柔软的肚皮,它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想要松口逃离,安迷修却完全没给它半点机会,反手一拳砸在它脸上肉眼可见的凹陷下去,毫不留情。利爪撕裂了它的皮毛,贯穿它的身体,捅进它的内脏。它开始疯狂地挣扎,四肢胡乱蹬着,甚至有好几次堪堪擦过安迷修的胸膛。

安迷修冷眼看着它,笑容收的干干净净。

他用力掰开它的颚骨,扯出自己的手臂,又是一拳打断它的獠牙。怪物模糊不清的从喉间挤出点呜咽,理所当然地没有被同情。
安迷修将它拎起来扼住它的咽喉,再狠狠甩在地上,竖着倒刺的皮毛无力地耷拉,再也没有了防御的效用,安迷修一脚上去,几乎要踩爆它的脑袋。
怪物象征性地勉力蹬了两下腿,终于停止了呼吸,巨大的头颅一动不动。

安迷修面对着尸体沉默了好一会儿,目光中隐隐约约混着点悲悯,他叹口气,准备回头帮一帮金。
————
出乎意料的,金早就解决掉了烦人的小怪,手心里金色的弓箭却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那样淡淡的看着安迷修,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安迷修低下头,自嘲的笑笑,
也是,搞得这么狼狈,身上还血迹斑斑。
不被害怕才奇怪了呢。
……就像曾经的其他人一样。

事实上金可能就属于奇怪的那一种
他见安迷修也收拾好了便迫不及待的跑过来,心疼的捧起安迷修受伤的手臂,语气里满满都是责备: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怎么当我的骑士啊?”
“小心我削你职噢!”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他从挎包里掏出一卷绷带来,不明所以的问道:
“您……不怪我吗?”
“为什么要怪你啊!你是我的朋友,怪物是要来伤害我们的人,你杀了它有什么不对吗?”
金咬下一段绷带,将它歪歪扭扭地绑上安迷修的手臂
“可是……”安迷修还想再说点什么
金使劲拉紧绷带,打出一个丑丑的蝴蝶结,疼得安迷修倒吸一口凉气,也就闭了嘴。

有什么好计较原因的呢?

反正,你在身边,就够了。

——————
可惜的是,两人的房子不得不重建,否则连个清理污垢的地方都没有。

于是金看着安迷修脏兮兮地砍柴, 脏兮兮地挑水,脏兮兮地从废墟里翻出几颗能用的钉子,憋笑憋的很辛苦。

“安哥,你还是先去湖里洗个澡吧!”

“我不会偷看你的!”

安迷修无奈地放下家伙,看着金竖起三根手指发四,又,又看了看自己脏污破烂的衣服,觉得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好吧。”
…………
安迷修已经洗了十多分钟了。
金说不看还真没看。
……
安迷修的心情很复杂
不知道该失落还是开心。

————

黄昏。

明亮的天光如潮水般褪去,青山与村落也安静下来,闭上眼睛,等待夜幕的降临。余晖却不肯随它们的愿,执拗地抓住夕阳还未落下的裙摆,顾自燃烧。
红色金色的火焰挣扎着叫嚣,像是诸神的怒意,要在这天上开一个窟窿。

金看着天空上的表演,却不知为何感受到一股寒意蓦地从手上爬起。

……
暂时还想不明白。

房子要紧啊!!

————
是夜

经过两人的不懈努力,房子算是勉勉强强搭建出来,嗯,家徒四壁的那种。

不过好在他们都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姑娘,这么一看还觉得自我感觉良好。

“睡吧”
“嗯!”
————
变故在半夜时悄然而至

金的身体又开始发冷,并且不知是不是因为早上落湖的缘故,比上次来的还要猛烈。极寒的气息一寸寸挤进他的血液,冻结他的意识。
金本能地蜷缩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极南的冰川,被满地的极南石包裹起来。
真难以相信,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金还有空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
或者说,正因为意识的模糊,才混乱了思维。
金抖得越来越厉害了,像一只筛糠被人捏在手里。混沌的意识使他迫切地朝热源靠近。

猝不及防的,安迷修被冷得一个哆嗦,他坐起来,霎时没了睡意。
金此时靠在他身边,牙齿都开始战战兢兢的打架,安迷修轻轻扳过他的脸,目光突然凝固了。
健康红润的色泽从那张脸上尽数褪尽,换上一片青白色,嘴唇冻的发紫,金色的发梢甚至凝结出一粒粒细小的冰晶。

如果不做些什么金一定会死的!
这种想法在安迷修的脑内不容余地的炸响,循环。

第一反应是赶快生一堆火出来
然后被第一时间里否决,显然在木屋里做这种事是不合理的。
……
那怎么办呢?
安迷修调动起所有的脑细胞,却找不出好的方案。
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温暖他,抱紧他。

金往他的怀里不断瑟缩着,还是觉得冷。
他掀开眼皮,勉勉强强的瞥他一眼,
“安……迷修?”
“我在。”
“我好冷……”
“我知道。”
小猫咪一般细碎的声音断断续续地,挠着安迷修的心。安迷修没有办法,只能将他搂得更紧。
“好冷……”
“我知道……”
看着金现在的状况,安迷修忍不住痛恨自己的无力。在金如此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毫无办法。
“安迷修……”
“我在。”
“安迷修……”
“我在。”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在金喊他的名字时,不厌其烦的回答他,抱紧他,他甚至没办法变成一头真正的狼,去剥下他的皮毛温暖他。

————

熬人的夜晚在极寒中不甘的逝去,黎明睁开了它的眼睛。

两个人在阳光下互相拥抱,谁也没有死去。

————
是送给南哥哥 @酒歌狂行 的投喂,总计1w七百字
最近沉迷您的安金,关注的太晚了对不起!!
前篇没有艾特您是因为只有这一篇比较帅一点QAQ,我流ooc安哥希望没有雷到您!!
————
其他的小可爱们请留下你的红心蓝手呜呜呜!
评论的都是天使!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