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零

文笔不好,努力产粮!
请给我多一些评论吖!

〈安金-森林深处·中〉

*文笔不好,接受批评

*ooc注意

*安迷修狼人设定

你……”金愣愣的开口,而安迷修却早早攥紧手指,森绿色的眼睛暗淡下去,觉得几乎快要承受不住怀中的重量。

明明,本来还想做个朋友的。

“……你是森林之子吗!”

金缓过来,兴奋地追问

“你的眼睛好漂亮!”

……??

这下换成安迷修愣住了,他没想到少年会这么说,他也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夸过,一张俊脸飞上两道红晕。但良好的修养促使他愣愣的回答金:“是吗、谢、谢谢!”

“你也……很漂亮!”

金眯起眼睛,觉得傻乎乎的恩人真是太可爱了。他不满的嘟起嘴,假意抱怨:

“漂亮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呀!”

安迷修却以为冒犯了他,连忙道歉,两只手胡乱地挥舞,脸上红晕又红几分:

“对不起!但我……”

“噗!哈哈哈!”他话还没说完,金忍不住笑出声来,肩膀不住地耸.动,清脆的声音像小孩子的喜悦一样没头没脑,他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真的生气。

安迷修察觉到金的戏弄,也起了坏心,他悄悄收紧手臂,将金禁锢在怀中。感到不妙的金立马奋力挣扎起来,胳膊、腿乱挥。

可一个少年的力气又怎么比得过狼人呢?

金的挣扎显然是徒劳的,于是金索性也就不挣扎了,任由他的恩人将他锢得越来越紧,还保持着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可他没想到安迷修的报复还不止这些。

安迷修把金勒的紧紧的,最后居然把金的头按到胸口去了,金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危险,旺盛的求生欲令他连忙求饶道:

“呜哇!我下次不敢啦好不好?”

安迷修也不是真的要报复他,马上就松手了,回敬道:

“看你还敢不敢骗我。”

金还想皮一下,就接道:

“恩人你居然吃我豆腐。”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安迷修突然想到刚才柔软的金发贴在自己脖颈上的触感了,好不容易降下的红云又飞上来,他辩解道

“你也吃我豆腐了!”

金很疑惑,歪着脑袋看他

“我?我怎么吃你豆腐了?”

“你刚刚趴我胸口了!”

“喂喂,是你把我摁你胸口的好不好?”

安迷修还想在争辩两句,最后还是垂下脑袋,已经无话可说了。

金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心里其实已经发现了一个盲点,他现在还趴在恩人怀里,而且还是投怀送抱的那种。

于是他立马站起来,生怕给恩人找到回击的理由,却不想一个不稳摔向湖里,顺便吞下半句还未说完的介绍

“恩人,我叫金……!”

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扯住他,却被后作用力一块拉进湖里,砸起盛大的水花。当然,安迷修还算反应迅速,知道将他搂到怀里,另一只手用力划水,试图把人救到岸边。胸膛上却传来一阵推搡,

他低头看去,金努力的伸手想要推开他。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受伤,但他还是尊重金的想法,轻轻松开手。

金钻出水面,像一条鱼跃出水面换气一样轻盈,他慢慢调整呼吸,于是那些水珠也不再调皮,慢慢顺着发梢滴落,一路描绘精致的锁骨,最后隐入湿透的衣领里。

金转过头冲安迷修热烈的笑着,那些无处可藏的水珠从他脸上不断滚落,流下道道透明的水痕,沾着阳光迸出亮色。还有几颗顽固的紧紧攀着金的睫毛,像是古代君王宝库里最珍贵的宝石,莹莹的折射出彩虹的光芒。

“没事的!我会游泳!”

“噢,噢。”安迷修盯着金现在的模样,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明明既不安静也不温柔的样子,却让他无可救药地产生了一种[他简直是天使!]的想法。

而金看到安迷修一副接不上话的样子,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我说,我叫金!”

事实证明安迷修看起来傻,反应还是很快的,他马上接道:

“在下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

……

气氛陷入尴尬的安静。

“啊,哈哈,哈”金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不是很理解安迷修的脑回路,但他突然注意到安迷修说这话时眼睛的温度。森绿色的,生长着树木草叶的眼睛里刮起风来,呼呼的,像漩涡一样吸引人沉溺,滚烫而炙热。

于是他放下乱七八糟的想法,向安迷修伸出手去,身后阳光正好:

“那么,安迷修,”

“你愿意成为我的骑士吗?”

安迷修怔怔地看着金,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可能有点傻,但他依旧接过那只柔软的手,轻轻托到面前,在来人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个羽毛般的吻。

毫不犹豫地立下誓言:

“我愿意,”

他抬起头,目光灼灼:

“我的王子殿下。”

沉默一秒。

——
金连忙收回手,表情有点惊慌:

“你怎么知道我是王子的?!”

安迷修更加震惊了:

“原来你真的是王子啊?!”

————

像一场闹剧一般,金终于解释清楚他现在的处境,他是个王子,从皇宫里逃跑出来,恰好被安迷修所救。

安迷修不赞同地看他,目光里依稀混着一点儿金看不懂的情绪:

“王子殿下,您应该回去。”

金巧妙地把握了这一点情绪,他笑起来,反问:

“你很希望我回去?”

“不,我其实……。”

“那我就不回去。”金飞快地打断安迷修的话,因为他十分清楚接下来安迷修会说些什么,无非就是“但您应该回去”“国王还在等您”之类的教诲。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他出来是有理由的,他不是来这里玩的。

他不是来这里玩的!

“……”安迷修还想再劝两句,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看到:金的眼圈都冒出点点红色,水雾爬上那片天空色的大海,要落不落地挂在他的眼睫上。

金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他沉默地眨眨眼睛,把那些酸楚通通憋回去,不发一言的向对岸游去。

安迷修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默默的跟在他旁边,看着他。

金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坐到岸上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生气了,反倒是看着安迷修可怜巴巴的跟在后头,有点想笑。事实上他也笑出声了

安迷修抬起头,不知道他在笑他,只小心翼翼的问:

“您不生气了?”

“我本来就没生气。还有,像之前那样叫我金就好了,什么王子殿下您不您的!”

“我们是朋友啊!!”

“好的王子殿下!!”安迷修握拳打在胸口,闷闷的一声沉响

“你又来?!”金鼓起腮帮,佯怒道

————

两人你来我往的闹了好一会。最后还是金发出了投降信号,他实在受不住安迷修的挠痒痒攻击,特别是这家伙还无耻地手和尾巴一起上阵。当然,也有衣服湿了黏糊糊粘在身上太难受的原因。

晨风从他们身旁经过,卷起那早就失去效用的斗篷。

“啊—啾!”金被这么一吹感到一丝寒意,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安迷修的目光瞬时担心起来。

他一把捞起金,把他抱在怀里,向小木屋跑去

金倒也没什么异议,只是轻轻勾住安迷修的脖子,在他耳边笑着吐槽

“安迷修你这还不如我自己跑得快。”

安迷修也笑,森绿的眼睛里树影绰约:

“那就让你看看更快的。”

然后,金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就已经待在屋子里了,非自然的现象令他吃惊的不得了。他坐在床上,低头看此时单膝跪地的男人,一脸邀功的表情。金十分顺从安迷修的意愿,将他大夸特夸,脸上满是赞赏和惊叹:

“哇!没想到安迷修你这么厉害!!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快的速度呢!!”

安迷修得到想要的答案,笑得更温柔了,

“能这样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

末了还不忘调侃一下金,嗓音如三月春风,温和绅士:

“王子殿下。”

…………

金不满的嘟起嘴,腮帮鼓的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像一只吃食的小仓鼠,软乎乎又可爱的样子。

——以上是安迷修的想像。

事实上金并没有太在意称呼上的问题,安迷修要这么叫就随他去叫吧,反正也纠不过来还打不过他。况且上面那个想象的表情他已经做过了好吗,这么喜欢看他嘟嘴吗?!

金非常认真的询问现在必须做的事情

“安迷修,你这里有热水吗?我想洗个澡换件衣服。”

安迷修见调侃没效果也不失落,反正他刚刚也看过了,这就很满足了。他点点头,回复道:

“有的,我去给你拿。”

——————

金趁着安迷修出去顺便又打量了一遍房间,发现那个蓝色玻璃瓶下压着一张纸条

金把它抽出来,上面工工整整写着一行字,字体清隽干净:

你好,你的伤我已经帮你包扎好了。

另外,这个地方很危险,请您尽快离开。

金一看就知道这是安迷修的字,只是……这个危险指的是什么呢?该不会是他要找的吧。

正好这时候安迷修回来了,他看着金浏览那张他今早留下的纸条,没有说话。

————

“啊,安迷修,你来啦!”金一回头就看到安迷修站在门口,他挥挥手,招呼他过来。

安迷修提着好几桶水走进屋里,不发一言。

金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自顾自的发问:

“欸,安迷修 ,这个「危险」是指什么啊?”

安迷修张了张口,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沉默突然开始蔓延,金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以为安迷修只是没听清楚,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危险……」”

安迷修打断他,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从唇角扯出一个笑容,道:

“金,这个问题等下再说吧。你先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

金明显地感受到安迷修对这个问题的回避,于是他也很体谅的笑笑,说:“好。”

————

半小时以后,两人面对面坐在一起,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而是……吃起了早餐。

理由很简单:

金因为出来找安迷修所以没吃。

安迷修因为等金离开所以没吃。

等两个人都悉悉索索解决完以后,才开始讨论刚才的问题。

————

金拿起盘子上放置的纸巾,轻轻擦去唇边的果酱,分明是很普通的动作,却偏偏被他演绎出一股纯粹的明亮。

安迷修看着他,本来准备好的台词被依数吞进肚里,不知道要从哪出去。

于是金在这场相谈中只好选择更主动些

“安哥,你告诉我,那所谓的「危险」是不是林中的怪物?”

金直直地盯着他,清澈的目光不含一丝杂质,干净得像水洗过的天空,倒映出镜面般的效果。安迷修在这样的目光下无可遁形,也就默认了般放弃掩饰。

“是。”

金的脸忽然出焕发光彩,喜悦像流水一样从眼睛里淌出来,盛满了星光

“太好了!”

太……太好了?

“我就是来找他的!安迷修你知道他在哪吗!”

…………

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乌龙,他反问道

“你为什么要找他呢?”

金握紧拳头,浑身上下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气息,他悄悄凑近安迷修耳边,像是要告诉他一个秘密,他说:

“我要收服他!”

收……收服他?!

安迷修的椅子都要吓掉了。

但他理智还在促使他继续问道:

“你收服他干什么?”

……

金的表情突然就变了,他低下头,过长的睫毛乖乖遮住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悲伤一寸寸从他的影子里流泻,沉淀出一片黑漆漆的色块。

扼住他的咽喉,使他的声音格外艰难的吐出

“我想去找我姐姐。”

————
啊……我写的好烂……
但也有三千多字啦,请给我多一点关ping爱lun啊
否则它会难产的(哭)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