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零

文笔不好,努力产粮!
请给我多一些评论吖!

〈安金-森林深处·上〉


*文笔不好,接受批评
*ooc注意
*安迷修狼人设定

小王子又不见了!!

……

这个月第三次接到这种消息的国王感到深深的无奈,他搁下笔,捂住额头。本就混浊的眼睛变得更加暗淡,仿佛所有的生命力都顺着那些流失的光被狠狠抽走。疲惫不容抗拒地席卷他,将他从高高在上的王位上扯下来,变成一个行将就木的,可怜的老家伙。他重重叹了口气,却又不能责怪那个屡屡擅自出宫的小家伙。
国王挥挥手,召来成群的大臣,吩咐他们尽快寻回小王子殿下。
大臣们互相传递见怪不怪的眼色,抬手做出遵命的手势,齐声道:“是,陛下”
待得他们都领命离开后,国王才展露出了疲态,他转过身,看着这个冷清的房间,心中倍感苍凉 。抬手抚上粗糙的桌面,凹凸不平的手感摩擦着国王的指肚,国王收回手,却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木刻品,他赶快把它扶起来,抬起袖子轻轻擦去上面细小的灰尘。
那是个技术很稚嫩的作品,手法也很粗糙,只能略略看出是个大人的样子,与国王有几分相似。但从那打磨光滑的边缘看却能意识到制作者的用心,整个小木雕浑身上下都是分明的刀痕。

……那时候,秋还在这。

国王握住不成熟的小木雕,将他重新摆好放在桌子一角,几根脱离组织的白发趁着昏黄的灯光跳出来,更显得寂寥。
国王垂下眼睛,独身站在空落落的厅室内,颇有几分落寞。他想:
秋,你也该回来了吧。

————
正当大臣们出动各种各样的侍卫四处寻找小王子下落时,这让他们团团转的罪魁祸首却早已机灵的跑出城外了。
嗯,易容真是个好东西。
金紧紧拽住因奔跑而胡乱翻动的斗篷,在心里默默感谢出手相助的巫女小姐。
不过……她从我这里拿走了什么呢?
金转动眼珠,不是很明白那位小姐究竟能从他这里获得什么。他出来得急,身上几乎什么都没带,顶多就是一点儿干粮和水,还有一把……金色的,姐姐留给他的武器。
武器他不可能给她,她也并不想要。那么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呢?毕竟她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随便帮助别人的人。
……算了,金摇摇头,决定不再思考这个无聊的问题,不管怎么说,那位小姐都帮了他大忙,他再这样怀疑下去,反而是他的不对了。

————
在几乎把整个城外逛了一圈后,金的马都走不动了,停在路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响鼻。金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抱歉的将马牵到附近的一口井旁,给它打了一桶水。莹莹的水晃荡着,模模糊糊映出外面一点儿亮光。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金随便找块地坐了下来,也不太管沾在裤腿上的泥尘,只自顾自苦恼地盯着手中的地图。地图很清晰,看起来不像是假货,可金就是找不到他的目的地。金叹口气,把地图收到背包里去,虽然说他不会用也不准备再用了,但总不能这样就扔在地上。
“果然还是自己去找吧!”金暗暗下定决心,为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眼睛里跳动着自信的光芒。
“反正,总会找到的!”


————
天幕已经开始渐渐拉开墨色,从山顶一直蔓延到穹顶,收回那些零落的天光,铺上更为安静的色彩,只依稀点缀几颗细碎的星子,算是给地上人们的祝福。
金走在这所谓的祝福里,终于找到了被整座城池称为禁地的—「雾都之森」
金看着面前好似没什么特别的森林,不由得感叹起谣言的力量真是可怕。至少从外面来说,并没有那些传的神乎其神的黑雾和毒气。但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悄悄握紧手心包裹着的箭头。姐姐告诉过他,越是安静的地方越是危险,就像路边结果的树,留下的果子越多,越不好吃。
同样的,越危险的地方,越有机遇!
金从瓶子里掏出颗祛除瘴气的丸子,一口吞下去就冲进了林子,当然,他还记得点盏灯。这灯是皇宫里的厨房用的,由萤石制成,不太亮,也不算暗,用在这种森林里探路最适合不过了。
金拨开层层叠叠的叶子,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柔软的泥土上,青草们争先恐后散发芬芳的气息,摇摆着腰肢,仿佛在邀请这位过路的人来参加她们的舞会。至于为什么是青草而不是花朵……因为这里根本没有花!
金觉得奇怪,低下头察看那些青翠欲滴的小草,突然一阵麻痒从脚底传来,金吃惊地抬腿,鞋底已经被咬下足足一层!那些貌似小草的生物,终于露出了藏在柔弱外表下的獠牙,狠狠咬噬金的鞋底!
金快速奔跑起来,像一颗炮弹一样发射出去,折下恼人挡路的树枝,甩开那些奇特的生物。呼呼的风在他耳边刮着,夹杂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怨念随着夜幕的渲染爬上树梢,流过月光,凄白地渗出股股寒意。
金跑的更快了,两条小腿高频率的交替,跑动,像一只梅花鹿一样迈足,提蹄,狂奔。
有人说,只要你跑的够快,连鬼也追不上你
金忽然就不觉得这是在逃跑了,而是在探险,像游戏里的主角一样,快乐又刺激地奔跑,拨开迷雾,寻找答案。
金笑起来,大幅度的挥舞自己的双臂,双腿更加卖力地穿梭在林间,时不时“噢”地一声惊叹自然的美丽。金色的发丝扬起,又落下,晶莹的汗珠顺着脸颊描绘形状优美的下巴,爬过白皙的脖颈,最后隐没在卫衣领子里。
清脆的笑声在寂静的林子里响彻,炸开了一群歇息的鸟儿。
金愣了愣,随后双手合十,抱歉地朝他们笑笑,终于不再闹腾。


————
他开始慢慢地走,只是过剩的精力使他没那么快安静下来,他无聊得揪住几根垂落的藤蔓,将它们抓在手里随意抖着,步伐却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正巧一阵夜风吹过,凉凉的,抚摸金的耳朵
金猛地打了个哆嗦,忍不住瑟缩起来。他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只是有点晚了。
他的身体不断发冷,温度从每一片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流失,力量和意识也变得不甚清晰,本该凉爽的夜风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敌人。
金一咬舌尖,试图以疼痛唤醒脑内所有疲惫的,昏昏欲睡的细胞,来思考当前的处境。可此时它们全都不买账,听不见主人深切的呼唤。金实在没有力气了,他坐下来,勉强找了棵树依靠着,从口中呼出一串串白气。
先不说夜晚森林的温度会骤降,单是他现在这种身体状况,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的话,几乎不可能活下来。
……不行,他还有事要做,决不能在这里倒下。
金扶着树,指甲都抠进树皮里才勉强算站起来,他将小箭头亮出来,狠狠刮了一下手臂。鲜红的血珠冒出来,在手臂上蜿蜒出一条歪歪扭扭的血线,金眨眨眼,感觉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体力却在更快的流失。
金蹒跚着前进,心想至少得找个干净安全的地方,否则根本没法度过这森林里第一个晚上。
就这样大概五十多米的距离之后,金脚下一软,仅有的意识也只能维持在让他以不那么失礼的姿势倒下。
恍惚间金看到一个人朝他跑过来,嘴里担心地喊着什么。
……
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
翌日,清晨。
余落的日光透过碧绿的嫩叶,向四面八方折射出彩虹色的辉泽,洒在地上留下零零的光斑,随树影婆娑。
金不适地揉揉眼睛,挥开落在他脸上的亮光,坐起身来。
环顾四周,整齐干净的室内布置提醒他似乎正待在一间小木屋里。看那手臂上明显缠好的绷带好像还被人精心照顾了一晚,而且,他还让出了这里唯一的床。
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跳下床,想要好好感谢一下他的救命恩人。可是这个看起来只容一人居的房间里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别人了。
也许是出去了吧,金想。
他转头开始观察起房间的布置
屋子大致上由实木打造,每一条横梁都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年代感,隐隐透出点木香。房间内的东西很少,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一扇窗户,一扇门,还有一台小桌子。桌上摆着一个蓝色的玻璃瓶,几根娇艳的玫瑰展开花瓣,徐徐吐露淡淡的芬芳。
金没有凑近看,也就没注意到瓶子下压着的纸条。
他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转头撇向书架,那上面整整齐齐的摆了几排书,金凑过去看,都是些无聊的名著和史书,金不太喜欢这些书,他觉得还是漫画比较好看。可房间主人好像很珍惜这些书,因为它们都保存得很好,却有着非常明显的翻阅痕迹。
大概看了很多遍吧。
但是这些书看起来已经非常老了,纸张泛黄又粗糙,还有一本杂志甚至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了。
……怎么办我该叫他叔叔吗……
金放下书,将它们完完好好的放回原位。
然后,走向门口
“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会待在屋子里等的家伙啊!!”金推开门,任由阳光铺天盖地地倾洒下来,温柔亲吻他脸颊。


————
安迷修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了
金发的少年自信地笑着,站在他的门口,身后披风烈烈作响。一双眼睛比他搜寻到的任何一颗宝石都漂亮,像是穿越了天空与海洋,又完美的将天空与海洋容纳,糅合在一起,清澈得不似人间。雪白的虎牙透过阳光亮晶晶的,唇色健康红润,弯出一个热情的弧度。
金突然抖了一下,感觉好像有什么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敏锐地朝四周看去,发现湖中央的大石块上坐着一个人。嗯……视线的来源大概就是他了。
那人披着黑色的斗篷,身形较为高大,腿很长,此刻却稍显委屈的盘在石块上,线条干净利落。那人显然注意到了金的目光,迅速低下头去,像是生怕金看见了他似的。
金很疑惑,歪着脑袋不太明白为什么恩人这么不待见他的样子,但是金要是不好好感谢一下人家他就不是金了。
所以金往后退了几步,那人看到他的举动放松了一点,于是金更加证实了内心的猜测:恩人一定是不好意思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我金去主动一点啦!
于是在安迷修震惊的目光下,金做了个助跑的姿势,安迷修伸出手试图阻止金接下来的动作,却不小心被金误会得更深,以为他是要拥抱他。
于是金又笑起来,澄空般的眼睛波光粼粼,白鸽从他瞳孔的倒影里呼啦一片飞过,惊起落叶无数,它们打着旋流经他的头发,肩膀,手臂,漂亮的不可思议。
安迷修看着金一步步朝他跑过来,很快,也很慢,哒哒哒的声音有规律地响着,像是踩在他心上一样惊心动魄。
少年逆着光,安迷修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依稀觉得他在笑,笑得非常开心。
这下他的手没办法收回了,因为,那少年踏过湖边,踏过落叶和水波,完完整整地一跃而起,砸进他怀里。清脆的嗓音像天使吟唱,要饶恕他的丑陋。

“谢谢你!!”

————
安迷修被砸的措手不及,差点没摔进湖里。不过也跟摔进湖里差不多了,因为安迷修现在就想跳湖。
他的斗篷在刚才猛烈的撞击下早已垂落,软软地耷在他肩膀上,而他的真面目,也清清楚楚倒映在少年泛着惊讶的眼睛里。
他捂住脸,想,糟糕,完了,全完了。
金仰头看他的恩人,目光里满满的好奇与惊叹。
失去斗篷的掩护以后,安迷修的面貌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金眼里
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钻出发顶,骄傲的直直地竖立,同样毛茸茸的尾巴也不甘其后地探出斗篷边缘,厚重的一大把,看起来十分保暖。棕色的头发柔软的落在他颊边,五官被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一盖住,看不清晰。
金凑近他的脸,轻轻将那些手指掰开,窥见一双,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的眼睛。金愣住了,他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无比清晰地明白——那是属于森林的眼睛。

————
凯莉:我怎么又是助攻?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