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零

文笔不好,努力产粮!
请给我多一些评论吖!

〈瑞金-为我而生〉

*来源于@ @海鲜白 太太送给井向的图

*没有图万分之一好,请大家去夸太太

*小两口同居abo设定,ooc接受批评

——————

“滴。”

随着刷卡的声音响起,厚重的金属门迅速为归来的主人拉开通道,适时打下标准的暖黄灯光。

格瑞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领口上绣着歪歪扭扭的金色箭头。任谁都看得出来手法很拙劣,却不知为何没有一丝断线的迹象。

就像是某个生命力顽强的傻瓜一样。

格瑞把风衣脱下来挂在手上,笔直地朝前快步走去,或许是被回家的气氛感染,又或许是想到一个在家等候的人,格瑞疲惫的脸色稍稍缓和,透出几分微不可察的喜悦

他按下电梯,目光紧紧盯着上下浮动的数字

“叮。”

门应声而开。

————

格瑞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金发的少年背对他站着,踮起脚尖有些费力地伸手够最上面那块玻璃,巨大的落地窗在此刻展现出独特的优势,将阳光尽数掀开,铺天盖地的倾泻在一个人身上,模糊了时间,反倒产生一种奇妙的虚实感。

然而格瑞并没有心情品味这些,他的眼睛几乎粘在那双白嫩的足踝上,神色间满是不赞同的意味。

格瑞抿唇,眉峰缓缓聚拢来,周身气质更加沉寂,像一根青竹般冷淡地直立。

金,又没有穿鞋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臭毛病,金总喜欢穿一件大T恤光着脚丫在屋里乱跑,闹出各种麻烦还美其名曰巡视自己的领地。

就这么点地到底有什么好巡视的。

……格瑞不懂,只是无奈。

他总是拿他没办法。

所以只好在整个房子里都铺上毛茸茸的地毯,至少能让金踩在脚下是软软的,暖和的。虽然弄脏了会很麻烦,但这么几年过去除了褪点色也还好好的,就一直没换。

想想这还是前年他们结婚时挑的,那时两个人都还那么青涩。

————

但既然已经怀孕了,自然不能和从前一样随便,好歹也穿厚一点吧。

格瑞走上前,从背后抱住金,下巴轻轻搁在他肩上,淡淡道

“怎么又不穿鞋?”

金很惊喜的转头,明媚的阳光快要从那双眼睛里洒出来

“格瑞!”

“你回来啦!”

金色的,柔软的发丝猝不及防的靠近,擦过格瑞的脸颊留下一丝丝痒意。他的呼吸清浅,喷在格瑞下颚的气息却灼热,上扬的嘴角勾勒出美好的弧线,此时他与他,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公分。

目光交错之间,两人都没有移开。

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着对方的眼睛,静静待上一会儿了呢?

理所当然的,他们接吻,唇与唇紧紧的咬合,啃噛,像两块永不分离的齿轮,互相依靠着彼此运作。

格瑞把面前饱满的果冻细细含着,优雅地品尝午后精致的甜点,连上头点缀的唇珠也丝毫不放过,长舌掠入,撬开羞涩的齿关直接攻略城池。分明是占有性的掠夺,动作却慢得像是怜惜。

许久,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了,才堪堪结束这场美宴,发出一声雨滴落入池塘的轻响。

金的脸色嫣红,眼角眉梢都挂着红,分明的喜悦从他微微的喘息里传递出来,在格瑞的心上挠着。

他深深地看着金,似乎要把他刻进骨子里去,一生都不湮灭。

金也抬头看他,看他形状优美的下巴,锋利的嘴角,略显凉薄的眉眼。忽然就笑出来了,有点揶揄的味道

“格瑞要去洗澡吗?”

“嗯。”

格瑞也不尴尬被金发现了,反正更过分的事也不是没做过,遂只淡淡点头应声,道

“你也。”

“欸?!”

金睁大眼睛,有点不可置信。

——————

等到两个人都收拾完毕,桌上菜都凉了。

格瑞把金抱到沙发上,脸色几分不虞。

其实本来是想抱床上的,但…面对那张床的惨状格瑞实在不知道还能把金放哪。

虽然沙发也没好哪去。

……还巡视自己的领地

就这么巡视的?全是乱七八糟的脏衣服。

淡淡的目光落在金发顶,没什么责备的意味,却让素来脸皮厚的金也不觉有些羞赫。

金尴尬地笑了两声,目光游移,拿手胡乱比划着,试图强行解释一番

“啊,那什么,你看,这不是不知道格瑞要回来嘛……”

“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会整理干净的!”

说完还像是怕格瑞不相信似的,特别用力地点头。

……看起来更傻了。

格瑞在心里无声的叹气,他早该习惯的,金这些改不了的坏毛病。

“是我疏忽了。”

或许早点回来就好了。

金一看到他这样就知道他又想起来什么了,连忙凑过脸去,笨拙地安慰道

“这不是格瑞的错啦!”

格瑞瞥他一眼,随手扯下一块红色的毛巾盖他脑袋上,默默擦拭着他微湿的头发。

金靠在沙发上,有些不适应头上摩挲的触感,伸手去挡,脸却是笑的

“都说不喜欢擦头发啦!”

——————

“咔”

一声轻响,惊醒腻歪的两人。

格瑞眯起眼,目光定格在正前方安静微笑的熊偶上。他站起身,准备试探一下这诡异的东西。

若是有人安插进来的监控……

熊偶确兀自抖动两下,口里传出甜美的女声

“当当当~凯莉小姐闪亮登场~!”

……

格瑞抿唇,紫罗兰色的眸子浸着冰一般的寒

“不要那么生气的看着我嘛~”

“就当是给你们小夫夫俩提前拍个婚纱照咯”

“反正只有一次随机拍照机会,拍成什么样我就不知道啦~”

话音刚落,熊偶的肚子打开一条缝,吐出一张照片,赫然是两人先前擦头发的样子。

格瑞捏着照片,指尖有些发白,他不想深究为什么凯莉的东西会留在这里,反正一定又是金闲着无聊把她叫过来的。

他只是担心,如果凯莉的装备能轻而易举的进入这里,是不是就表明别人也有机会偷偷安装点东西。

已经不想再发生什么差错了。

格瑞扭过头,神情严肃。

“金,”

“不。”

金打断他,缓缓摇头,在这时表现出意料之外的坚定,目光直直地注视格瑞,毫不躲闪。

“留在这里吧。”

……

格瑞了解金的固执和倔脾气,知道他一旦做了决定就绝不会改,哪怕十头牛也拉不回来。遂也不再多言,就当是默许了。

金也同样了解格瑞,知道他没反对就基本上是同意了,更加显得开心。

他从格瑞手中抢过照片,看了一眼,立马就开心的叫嚷起来,献宝一样的夸耀道

“这不是很好看嘛格瑞!”

——————

照片上的两人一个面色冷淡,动作却温柔,细细擦拭着恋人的头发,坐在沙发上的一方稍显稚气,有些怨恼的拿手挡过,笑意却不减

刚洗完澡的雾气为脸颊抹上一层淡粉,似是微醺的糖果香。

甜甜的,暖暖的。

————
金看着照片,眼睛笑得弯弯的。手指无意识的在上面打转,深深浅浅勾出几个圈圈,游移着,描摹对方的模样,不觉竟失了神,
余下照片一角,捏得皱巴巴的痕迹。

“金。”

“啊?”

金被惊得一抖,回过神来
“什么?”
“吃饭了。”
“啊、噢噢。”
金挠挠头,颇不好意思地笑笑,转眼就把锅抛到格瑞身上。
“都怪格瑞!长的太帅了!”
“……”
——————
刚端上饭桌的菜徐徐冒着热气,似有似无的香味扩散开来,金眼疾手快地夹上一块红烧肉,完了还炫耀一般晃到格瑞面前,笑得见牙不见眼。

格瑞抬眼看他,径直一口叼住,从筷子上顺走那块肉,几下吞咽便进了肚。目光始终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明明就是得意嘛!

“格瑞你太狡猾了!”

金涨红脸,又惊又气,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格瑞会做的事。

……其实还有更狡猾的事。

格瑞捧住金的脸,凑过来准确吻上他翻飞不止的唇,将那些埋怨的喋喋不休都一并吞下去,嚼碎了品尝。
金也安静下来,细细感受片刻的温存。
一吻毕,银丝从嘴角滑落,目光却定定

半晌,金终于久违的感到一股羞意,耳根攀上点点粉红,十分明显地,笨拙地转移话题,
“啊……那什么,我们下午出去逛逛?”
“好。”
“欸?!”
金抖落筷子,满脸不可置信。
“今天纪念日,不是吗?”
“噢噢!”
金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

——————
“走吧。”

“嗯!”

金低头整理下摆,又扣上一顶棒球帽,开门,一溜烟跑了出去,活脱脱像只明媚的小鸟,终于挣开镣铐,飞向天空的怀抱。

格瑞跟在后面慢慢地走,眼神随少年晃动的发摇曳,表面上放的比谁还松,实际上看得比谁都紧。
……的确是很久不曾两个人一起出来过了。
难怪金那么开心。

“格瑞格瑞!”
“你看这个……”
一路上,金但凡碰到稍微奇特的小玩意儿,就一定要拖着格瑞陪他瞅瞅,然后叽叽喳喳讲上半天。可一当格瑞预备买下来时,金又会摇摇头,说没必要。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

集市上不算拥挤,毕竟格瑞早挑好了避开高峰期的时段,但沿途几个调皮的小鬼还是会碰见的
看着他们嬉笑,来来往往不知疲惫地奔跑,跳跃,发出欢快的声音,金突然停下来,伸手拉住格瑞的衣袖,眉眼弯弯

“格瑞,你觉得我们的孩子以后也是这样的吗?”

格瑞皱眉,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说

“不好,太吵了。”
“你怎么这样,这可是你崽喂,不准嫌弃!”
金挥舞着一双没有攻击力的拳头,威胁道

“再说,我也很闹啊……”
“你不一样。”
格瑞把金的嘀咕也一字不差的收入耳中,或者说,他从来不错过金讲的任何话。
……
“好吧好吧!”金说不过他,又不想在大街上也闹个大红脸,转身偏进一条小巷。
正巧撞上个卖花的小女孩从里头钻出来。
女孩穿着条素色的碎花裙子,干净的,前年的款式,怀里玫瑰却鲜红着,娇艳欲滴。
“哥哥,买花吗?”
“……好啊。”
金只迟疑了一秒钟,就挥手买了全部,不仅仅是想顺便帮个忙的缘故,更是因为这花开的确实好看。
大概付出不少心思吧。

金把钱塞到小女孩手里,突然听到远处一声清亮的呼唤
“白白你快来呀——!”
小女孩收下钱,立马揣进口袋里,只来得及匆匆留句谢谢。突然变了脸,朝着那边扯嗓子回道:
“井向—!你又偷摘我家花了!”
她绕开金,朝前奋力跑去,才跑出两步又转过身来,用很大很大的声音喊道
“大哥哥你们两个一定会幸福的!!”

金愣了一下,唇角绽出一抹更加明媚的弧度,随后像一只蠢兔子撞上木桩一样,猛地扑进格瑞怀里,忍不住笑了

“格瑞你听到了吗!”

“嗯。”

——————
其实还没有写完,不知道太太怎么想的
我笔力有限实在是对不起!
请大力批评吧!
祝元旦快乐吖!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