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零

文笔不好,努力产粮!
请给我多一些评论吖!

〈all金-太阳花种植手册·2〉

〈all金-太阳花种植手册2〉
*文笔不好,接受批评
*原作向轻喜剧

————————

01.
金消失的第七天,嘉德罗斯和雷狮终于发现了不对。

02.
先不说格瑞的旁边已经多日不见那个金发的少年,就连他的态度也十分令人怀疑。
每天越级刷怪修炼这不奇怪,但若是丝毫不着急地仿佛例行公事一般搜索各大地图就很不对劲了。
雷狮支起下巴,目光微微沉下,唇角却不自觉勾起,颇有兴味的样子。

……有意思。

我倒要看看,那小鬼出了什么事。

03.
然而暴脾气的嘉德罗斯可没有雷狮这么冷静。

在听到蒙特祖玛向他汇报这一消息那刻,他就控制不住地猛然站起,鎏金色的瞳孔内岩浆滚动,愤怒和威压一同汹涌地迸出,额角青筋根根暴起。

嘉德罗斯一棍子敲碎凹凸大厅内装饰精美的厚重石柱,眼神几欲喷火。

不见了?!

那个渣渣,他怎么敢?!

04.
面对嘉德罗斯莫名其妙的怒火,格瑞的表情仍旧冷淡,他侧身躲开直逼面门的棍风,从善如流地将烈斩挥下,稳稳格开神通棍,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与其在这和我浪费时间,不如快点找到金。”

嘉德罗斯眉头紧皱,对格瑞的反应极其不满握住神通棍的手因焦躁而微微颤抖,恐怖的杀意疯狂泄出,
仿佛要毁天灭地的气势压的周围的参赛者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格瑞冷冷瞥他一眼,似是警告。

嘉德罗斯却忽然笑了出来,他收回棍子,暴怒与危险顺着他的动作一起掩藏,鎏金色的眸子里只有属于强者的势在必得。

“哼,不会比你更慢了。”

05.
“这句话还给你。”

格瑞眼神冷淡,轻轻拍了拍短袖上不存在的灰尘,早已习惯嘉德罗斯的挑衅。也正因如此并不想与他作过多纠缠。
只是在金的事上,格瑞绝不退让。

“是么?那便各凭本事吧!”

嘉德罗斯眯起眼睛,姿态狂妄,他随意挥下一棍,也懒得再多说。

06.
……
果然不管来多少次,嘉德罗斯都是个超级自大的神经病。

格瑞敏捷的跳开,面无表情看向遭殃的地面,对嘉德罗斯的不满几乎破开寒冰般的紫瞳。

地面早已惨不忍睹,巨大的裂缝堪堪撑着,黑烟与高温迫切地从里头窜出,发出骇人的威压。

格瑞皱皱眉,继续搜索金可能出现的地方。

已经一周了。金。

07.
而这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种太阳花的安迷修也才刚刚得到了消息。
他手上一晃,差点没把花盆连芽带盆摔在地上。

其实凹凸大赛里丢个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是这个人是金,就不再平淡。

安迷修抱歉地笑笑,将刚发了芽的苗苗小心安置好,才露出冰冷的神色。
他垂下眼睫,森绿色的眸子里温柔冻结,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双剑从他手中具现,泛着微微的寒芒。
安迷修踏上凝晶,用最快的速度的赶往格瑞的方位。

得先找到格瑞才好。

08.
……

银爵闻言只是沉默,并不表态。
然而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心底的无奈已经泛滥,他想,也许幼苗的生长总是需要一点打击的。

手上却自然地搁下花盆,拿出终端看起地图来。

他自认和格瑞等人都不是什么友好的朋友关系,因此也并不想向其打听情报。况且,即使去要了,格瑞也并没有告诉他的义务。要是同行(xing),就更糟糕了

他一个人找到金就够了。

09.
趁着雷狮在外狩猎,帕洛斯得以好好地将这盆奇怪的东西审视一番。
虽然说暂时没看出什么来头,但要是卡米尔不在的话就更好了。
说不定能来个偷梁换柱。

帕洛斯轻轻笑了笑,双手摊开,示意自己真的没做什么,目光里却寒冷得刺骨。

“别这么小气嘛卡米尔。”

“因为这是大哥的东西。”

卡米尔把帽子稍微按下去一点儿,刚好遮住眸子里深如潭水的漠然。他的表情淡淡,语气也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10.
帕洛斯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面上却不显丝毫。他露出一个略微遗憾的表情,耸了耸肩,似是无趣地转过身去,手指一根根曲起成拳,眉峰冷戾。
呵,看来这破玩意儿还真有点问题。
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11.
其实安迷修与格瑞的相处还是挺不错的。
虽然他们不熟,却也不会闹出什么矛盾来。

……当然,尴尬是不可避免的

安迷修就不说了,尬聊之王,格瑞又是个不爱说话的。
所以他们交流起来也是很有意思,安迷修balba半天,试图从家长里短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从而创立友好关系,……然后套话。

格瑞皱眉,轻轻揉揉太阳穴,终是忍不住打断他的啰嗦。
“我也不知道金在哪。”

12.
安迷修后退一步,眸子里盛满惊讶,他实在不敢相信连格瑞这样与金朝夕相处的,也会有一天失去金的消息。

可格瑞的表情太过认真,也不像说谎,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

安迷修不自觉停止聒噪,眸光沉寂下来。
他将左手抬至胸口,行了一个骑士礼
“这样啊,打扰了。”
转身,祭出凝晶,疾驰。

必须快点找到金。

13
格瑞叹口气,攥紧烈斩,目光幽幽。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已经高强度搜查一周了,几乎要将整个凹凸星翻起来。
却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
金,就像凭空消失一般,不见踪影。
他内心的担忧和恐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叫嚣着,掐住他的神经,痛斥他。
自责在安迷修也找到他时攀上顶点。

所有人都知道金跟在他的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最亲近的人,所有人都默认他们在一起。可是现在,他却弄丢了他。

14
雷狮双手枕在脑后,姿势随便地侧躺在一段树杈上,修长的身影在茂密的树叶之间若隐若现,目光小心的注意下面的安迷修与格瑞,却不想知道了这么个重磅消息。

……没想到金那小鬼,居然真的失踪了。
他还以为格瑞将他藏哪了呢。

勾唇,他跃下树,白色的头巾甩出一条流畅的曲线。

15.
格瑞毫不意外地看他,或者说,就是在等他下来
雷狮也不恼,完全没有被发现听墙角的窘迫,甚至有点愉悦。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格瑞,目光讽刺
“怎么,自己弄丢了人,还不准别人说了?”
“……知道了就去找。”
格瑞不理会他的挑衅,只淡淡回复道
雷狮这下是真的笑出来了,神情更是倨傲,眼角上挑,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贵气
“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让我找我就找,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格瑞扫他一眼,也不多说,横下烈斩就直接绕过雷狮,独自前行。
“随便你。”

16.
雷狮笑了笑,不置可否。
心下却暗自考量
若是连格瑞都不知道的话,那可真是个好消息。要知道平时因为格瑞的阻挡他不知少了多少和金亲近的机会,不然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那么,这一次,金只能是他的。

雷狮想到金毛的小鬼被自己逮到的惊讶和恼怒,觉得心情愈发地好,狭长的眸子弯起来
,像是大型猫科动物找对猎物的戏谑。
他顺手掐指打出一道紫色的电光,正好命中刚才那棵供他休憩的大树。

17.
夜幕适时降临,卡米尔将毫无动静的花盆收进屋内,忽然手抖了一下,心上蔓延出一种奇怪的滋味,很熟悉,却不是自己的气息。

卡米尔顿了顿,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不起眼的花盆,花盆却不再作妖,重新安静下来。

卡米尔轻轻扒拉表层湿润的泥土,试图再次感受那股气息,几秒后还是停下来,毕竟这东西就是再怎么奇怪,这也是创世神的礼物。

况且,这是大哥的,不是他的。

18.
安迷修风尘仆仆的回到家中,神情疲惫。
很显然,一天的寻找也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收获。他本想通宵寻找,但最后还是惦念着发芽的小花。格瑞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半点音讯,他在多找一个晚上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不是自己,只要有人能找到他就够了,只要能让他知道金还好好的就够了。

他明天还会去找的,可是现在却必须来照顾这朵柔弱的小花。

他不知道其他参赛者的种子有没有发芽,但既然他的已经冒出小尖尖,他就断然没有舍弃它的道理。

19.
金要被安迷修的迟钝气疯了。

自他醒来之时,就发现动弹不得的事实,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无边的黑暗陪伴。
他也不害怕,只是下意识地呼喊格瑞的名字,一句一句,重复十余遍,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金这才算冷静下来思考自己的处境,虽然以他的脑袋瓜也想不出变成这样的原因,但奈何他心实在是大,没一会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反正他知道总不会一直这样的。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是变成了一颗种子。
因为他总是很有规律的晒太阳,再被收回来。期间只有安迷修捧着他的花盆唠唠叨叨,说他怎么还不发芽。

20.
金就努力的喝水呀,努力的长呀,终于破开了层层土壤,拥抱太阳,感受大自然的美妙!
金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安迷修那个笨蛋却差点把他摔地上,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晚回来!!
金气的跳脚(虽然跳不起来),叶子哗哗作响。而在安迷修看来就是两片薄薄的叶子发了疯地抽搐。

安迷修震惊了,他快步走过去,唯恐自己的小花花出了什么事。

修长的手指刚刚覆上脆弱的叶片时,就听到他无比熟悉又渴望的声音:

“安迷修你这个大笨蛋!!”

——————
安迷修:我的小王子发芽了!!!
格瑞:举报,作弊。
卡米尔:……
雷狮发来诅咒,嘉德罗斯发来诅咒。

2333333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评论(31)

热度(48)